applogo.png

2020-03-26 微信搜索 热度:12

(,,???)?゛hello,大家好啊,我是妹控菌。

想必大家都知道「刀剑神域」女主角亚丝娜吧。据说在「刀剑神域」放送的 2012 之后几年,亚丝娜一度夺得同人志销量第一的好成绩,实在是可喜可贺。

不过定眼一看,不止第一名,第二名也是亚丝娜啊!

再一看,别说第二名,第三名也是她是她还是她。

总而言之秋叶原同人界蓦然发现白丝剑姬的本子出得飞快。

所以「业界专家」们干脆专门碰了一下头,经过一系列对身体不太好的严格筛选,最终评出了亚丝娜的十佳工口本子。

也是网传的「亚丝娜十佳劳模本」~

而妹控菌作为新时代的好青年,为所有绅士粉丝们送上全部「劳模本」大礼包,一定要注意身体啊,呐!呐!呐!1  KARORFUL MIX EX8KAROMIX 出品,全彩本。用了新香水的亚丝娜忽然心潮涌动,并将该香水同样用在了桐人身上。2  アスナとオンライン中文翻译不出来,桐人和亚丝娜刚刚结婚,每天早上都很兴奋。这本不能上图。3  D.L.action 70来自 Digital Lover (なかじまゆか),已经回到现实的桐人和亚丝娜决定给结衣搞一个弟弟或者妹妹。超甜的本。4  DELETENTR 哦,NTR 哦,NTR 哦。5  アスナの秘密の夜 想到桐人就会变成痴女的亚丝娜,结果又被桐人看到了。6  ソード · 妻アスナ 新婚。含有轻微 SM 元素。不能上图。7  ソードアートエクストラ准备号第 8 位作品的骗钱版,看名字就知道,准备号。8  ソードアート?アンリミテッド这本也很直接,全部都不能放图。妹控菌在收集的过程中,发现这本同时有线稿版和全彩版,都是汉化过的,就一起拿过来了。不知道有没有绅士粉丝特别喜欢线稿的呢?9  秘密の新婚旅行秘密的新婚旅行。只去小树林的新婚旅行。作者表示:要不背景你来画?这本有前作「女の子の秘密話」,围裙装的亚丝娜,也一起放进来了。10  Home Sweet Home在街上解除伦理限制,桐人好会玩啊……这本出了续集,不过妹控菌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汉化版。生肉已经收集到了,喜欢的话可以下载看看。

包括第 8 本线稿、全彩版,第 9 本正作、前作,第 10 本正作、续集在内,一共 13 本,合计超过 280P ,绝对不能错过。

发送「亚丝娜」获取全部 13 本资源。

在看和广告,点一点支持妹控菌~

Stronger强壮社曾在2015年推出过一款由画师·abec创作的刀剑神域《闪光》亚丝娜 偶像Ver.手办。最近为了配合电击文库的刀剑神域10周年庆祝活动,Stronger再版发售了这款超可爱的亚总

这款《闪光》亚丝娜手拿麦克风,身穿粉白色偶像服装的造型和常见的血盟骑士团副团长造型区别很大,展现出亚总在现实世界中充满青春少女气息的另一面

对比上图·abec的立绘原画,手办化后的亚丝娜选择了略微后倾的造型,略微的不稳定性为这款造型单纯的手办更增加了些活力元素

头雕方面来说,在舞台上演绎偶像实力的亚丝娜比SAO中感觉更年轻一些,两颊飞红双眼闪烁着金色的光彩,非常呼应以《闪光》为主题的这款手办名称

在这款手办中,亚丝娜完全没有了SAO中作为血盟骑士团副团长的知性、冷静与强大,也没有现实世界中对于桐人老爷所展现出的母性光辉,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在舞台上闪耀着光辉的十来岁小女孩样子

如果没有SAO事件,我想这才是亚丝娜真正该有的青春模样吧

Stronger这款手办的另一大看点是对于亚丝娜腿部白丝的刻画,采用珠光喷涂的手法让丝袜看起来有种晶莹剔透的光泽感

另外Stronger在白丝的脚踝、膝盖和臀部等处都有淡淡的粉色喷涂,更加凸显出亚丝娜这对美腿的精致可人,无愧于本子腿子娜的称号

这款《闪光》亚丝娜虽然是强壮社2015年的作品,但现在看依然是将亚总性格中可爱一面展现最出色的手办之一,是一款非常有亲和力的作品

在刀剑神域粉丝们伴随着亚丝娜走过那么多事件之后,如果有朝一日能看到亚总在真实的舞台上像这样光彩四射,我想每一位粉丝都会有老父亲般“女儿熬出头”的感觉吧!

Stronger这款再版发售的《闪光》亚丝娜 偶像Ver.为1/8比例,高20厘米售价765元,预计明年6月份出货,戳下方码在“就是玩具”的微店可以预定

也可以复制下方淘口令,打开淘宝购买

?7eMCYo9vHaB?

????近期热点玩具精选????

点下方阅读原文,进我的玩具店逛逛

文丨纠结黑丝还是白丝的大小姐辉夜

排版丨再叫我rbq就女装辉夜的Hiki

大家好,这里是正在纠结选择黑丝还是白丝的辉夜,为了应景下个月的新番,我在这里改名叫辉夜大小姐吧orz,算了不扯皮了又轮到了看辉夜推荐狗粮的时候。

最近,各类本子画家纷纷投身到正经漫画的行列中,走在前列的有以前曾经画r18本子的佐伯俊老师所创作的人气爆衣美食漫画《食戟之灵》,而我们今天要介绍的一部由前本子画家所创作的漫画,也是一位毅然决然弃万千呼唤声不顾投入正经漫画的大军中的,而这部漫画我觉得应该有不少人都看过了,没看过的这里也可以推咳咳咳,建议你们不要去看(去看啊,姐姐超美的),那就是《恶魔姐姐》

这部《恶魔姐姐》的作者,不知道是被和谐了还是怎么样,总之我是没有找到,因此这里就只给大家简单介绍下这部色气中又能看出温馨的漫画吧。

故事最开始的发展其实很简单,我们的男主角久君,生下来就被誉为是不详的孩子,再辗转过多家抚养后,最后他又孤身一人了。

在去一个地下室找东西的时候,他遇到了他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也就是和他的恶魔姐姐相遇了。

这个时候的姐姐,还没成为他最最亲爱的姐姐,现在的她只是一个追求“愉悦“,帮人实现愿望的恶魔罢了,当然这个代价是你的生命。

那么男主角用自己的生命许下了一个什么样的愿望呢?

至此,一场姐弟间,平平淡淡,充满狗粮味的生活便开始了。但是这个姐姐是天使呢,还是恶魔呢,让我们接下来继续看看。

我们先来看看,这对姐弟之间的日常生活吧。生活中,饮食是我们永远逃不开的一环,这姐弟两自然也不例外

嗯,十分温馨和谐的画面呢,那让我们把镜头转向卫生方面

也是十分和……..个鬼啦,这本子画师真的是丧心病狂(干得漂亮),居然让吾等看样的画面,我在只想说,请再来多一点!

然而以上画面在这部漫画里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毕竟是恶魔姐姐,诱惑小男生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了,我们的男主角也因为过分的受,调戏起来很有快感,也很可爱,导致了惨剧(放着让我来)的发生

姐姐大人,你掏个耳朵要不要这么色气啊。请务必要给我来一套这样的服务

裙底风光无限好啊,少年你可知福啊。

恶魔姐姐虽然是恶魔的化身,但是在对待弟弟的时候,她宛若神圣的天使一般,包容着弟弟的过错,她会因为弟弟身上脏兮兮而大发怒气。

会因为弟弟第一次叫自己姐姐而在空中飞舞

也会因为不熟悉人类的电器所导致的微波炉爆炸而沮丧不已

这样的姐姐可能更像人类一些,会沮丧,会伤心,会愤怒,但这一切的源头,都源自那个许下了那个看似荒唐玩笑的夕君。那个希望自己成为他姐姐的愿望,也许开始只是一句玩笑话,但谁又能够知道,这句话却成为了他们羁绊的开始。

千夜姐姐会为了弟弟,会为了成为更好的姐姐去舍弃一些从前的自己,只为了弟弟能够接受自己,能够喜欢自己。

也会因为弟弟的梦话而内心不安,希望弟弟能真正喜欢自己,能够更多地依赖自己的渴望心里,恶魔都是贪婪的,在弟弟身上也不逞多让。

(这样可爱的痴女姐姐快给我来一个)

这部漫画给我的第一印象,除了色气满满的·姐姐,就是他们之间的依恋——自小缺乏关爱——缺乏真正家人的夕君对于自己的恶魔姐姐的那份依恋。而来自于地狱深渊的恶魔姐姐千夜的依恋则是对弟弟毫无保留地爱,哪怕是弟弟小小的一句关心的话,也足以让千夜备受感动。她恨不得把自己能给夕君的爱全都塞在夕君身上。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情报姬 获得更多一手资讯

复仇不是一条路,

而是一座森林,

就像在森林里容易迷路,

忘记自己从哪儿进来的。

——《杀死比尔》

01

词条搬运工

《杀死比尔》是部很好的下饭作品,适合午餐、晚餐以及吃零食的时候。

为什么要杀死比尔?

首先我们来介绍一下这部作品的人物。

维尼塔

一血

偷袭不成被刀插入胸口

白蛇

石井尾莲

日本黑帮头儿、暴力、混血、死于新娘刀下。

响尾蛇

退休、酒保、穷困、比尔的弟弟、活埋女主、卖刀、被蛇毒死。

加利福尼亚蛇

独眼、用毒、哨子、红唇、白丝、小本子,御姐。被新娘扣去另一只眼睛。

蛇王

这就是贯穿整个电影的男人,最终死于新娘手里。

这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

午后,教堂,音乐,白纱,新娘

黑白默片式的营造出静谧、祥和的氛围

忽然,外面传来了熟悉的曲子

一个男人,坐在长凳,询问着怀孕的新娘

这个人叫Bill,

新娘的前男友和老板也是暗杀组织的头目。

“这是我的父亲”新娘向新郎紧张的介绍。

bill笑起来很和善,在他伪装的面孔下藏着无尽的占有和冷血。

镜头拉远,突然出现四个黑衣手持枪械走进了教堂。

bill和他的手下血洗了教堂,

因为新娘的突然消失

子弹声伴随着惨叫

新娘被打的遍体鳞伤,最后bill向新娘的头开了一枪bang!!

这时候慵懒又神秘的女声,温情脉脉的讲述着悲伤的故事,bang!bang,我的宝贝打中了我,什么时候感觉到心碎,如果有一天我最爱的人向我的心脏开枪,我想就是那时候,撕心裂肺,绝望。

《my baby shot me down》

He wore black and I wore white

他穿黑衣我穿白

……

Music played and people sang

音乐响起人们唱

Just for me the church bells rang

教堂钟声为我响

……

Now he's gone I dont know why

不知为何他离去

Until this day, sometimes I cry

至今依然为他泣

He didn't even say goodbye

不曾对我说再见

He didn't take the time to lie

甚至不愿撒个谎

…… 

Bang bang, that awful sound

砰砰 可怕的枪声

Bang bang, my baby shot me down

砰砰 爱人打中我

幸运的是新娘并没有死,在床上昏迷四年

这四年里,bill对她无限折磨,只是新娘并不知道

四年后新娘醒来

复仇就此开始,理由充分,行动迅速

新娘非常聪明,但是并不是一个严格的杀手

她仍旧保留着一片温情给予爱情和亲情

这场复仇为了死去的孩子,为了比尔对她的伤害

爱得越深,恨得越深,这场杀戮以爱为名

bill爱碧翠丝吗?

爱,也正因为爱,所以更加残忍,一位素不相识的女杀手可以动恻隐之心,但是bill却朝他的头开了一枪,就像后来碧翠丝说五年前自己人生中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你向我开枪,也就如bill所说她还不够了解他,bill比碧翠丝更了解她,超人就是超人,碧翠丝就是碧翠丝,不管是不是在唱片店工作,不管换不换名字,他还是碧翠丝,一个杀手,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bii想要碧翠丝变成他期望的那样,成为一位他眼里的无情无欲,执行任务的人。

但是bill忽略了一个女人会追求的东西,情人和母亲,她可以因为bill极限追杀,但是在验孕棒变蓝之后,她只想逃离,为了给女儿,bill的女儿,给她一个清白的身世,而不是杀手这个身世,没有告诉bill,她在怀孕后突然想追求真实的东西,去唱片店一整天沉浸在音乐里,然后和自己的孩子平静生活,她选择了女儿,bill哀悼了碧翠丝三个月后得知她没有死并且怀孕即将结婚,于是报复开始在一切沉静的面庞下。血洗婚礼,一个杀手伤心后对他的爱人做出的报复。

四年后,尽管碧翠丝的女儿被bill照顾的很好,一切仿佛都回归了原点,但是心却早已向背,冰释前嫌不好吗?但是碧翠丝最终选择杀死了比尔,比尔死后,她躺在厕所的地上,压抑的哭着,杀死比尔后,大仇得报,但是她并不是那么快乐,一个复仇一定要去明白为什么要去复仇,复仇路上很容易迷失,杀死比尔到最后变成了他的信条,活下去的意义,但是在看到女儿的那一刻,所有顷刻崩塌,她还想复仇吗?至少在那一刻她动摇了,一切误会解释清楚了,碧翠丝却仍说我们之间有一笔恩怨,是什么呢?

bill很难去爱,太累,爱他你必须放弃自我,变成他眼中的超我,放弃世间一切诱惑的东西,冷血无情的执行任务,bill理解的爱是执行力和服从力,他认为他给予碧翠丝的是爱,但是在碧翠丝看来却越来越令她窒息,碧翠丝最初对bill是从钦佩与爱慕开始的,bill欣赏她,她要更加努力,她压抑了自己喜欢音乐的性子,开始漂泊不定的生活,bill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这是一种背叛,应当受到惩罚。

bill向她开的那一枪令碧翠丝心死,杀了他,比爱他更加容易不是吗?复仇的路上碧翠丝一直很坚定,从百步蛇到石井,每一刀干净利落,尤其到石井没有一丝怜悯,手持服部半藏之刀,发挥到了极致,手起刀落。

爱而不能在一起,血洗教堂源于一场误会,碧昂丝没有想到他比想象中更加冷血,复仇之路根源于爱情,复仇啊!一旦开始就不能回头,杀死比尔。

                 

如果你喜欢暴力可以去看《杀死比尔》,如果你喜欢重口味也可以去看,如果你喜欢爱情也可以去看,温情脉脉的一步复仇片。

据说《杀死比尔》剪辑出来时四小时,于是分成两部上映,第一部更多的是暴力的镜头,尤其讲了石井尾莲的上位之路,每一位杀手都深藏着过去的不堪最狠厉的人,比定遭受过最惨的事。亲眼目睹了父母被黑道头目残忍杀害,石井开启了复仇之路,这一段意外的使用漫画表现,更加清晰的勾勒出一位石井的成长,霸气,果敢,最终以三国混血的不正当身份坐上了大姐大的位置。

第一部碧翠丝千里学艺,苦练一个月,在会所面对石井手下,如切西瓜一般的杀戮,就像一个评论所说,“这部电影充满了有血有肉的人和有血有肉的人”,碧翠丝在当时就放过了一个孩子,她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也注定成为不了bill心中的那样。

《杀死比尔》是一锅大杂烩,你可以发现很多熟悉的场景,尤其女主在第一部的黄色套装,不就是“李小龙”标志吗?白眉、服部半藏,昆丁融合了三国元素共同讲述这段复仇故事,至于更多惊喜等着你去发现。

这部电影的配乐,除了打斗之外我最喜欢的是两首,昆汀在一个采访时说过,他看到剧脑海里就已经为他选取了配乐,他的音乐积攒量和他的电影阅片量是同步的,昆汀的配乐总是可以赋予人物更加丰富的性格,那首《bang bang》让我感受到绝望的爱,《Twisted Nerve》加利福尼亚蛇踩着高跟鞋出来的这一刻,哨子的声音增加了杀人的仪式感,镜头继续拉近,透过窗户碧翠丝躺在床上。

《The Grand Duel (Parte Prima)》11岁的石井终于报了仇,刀插进尸体,鲜血染红,石井望着天花板,大仇得报,但是11岁的她也跌入深渊,你常常凝望深渊,深渊将回以凝望,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每一个杀手,都会有一段过往,越狠毒经历的也就越残酷,一旦踏进将会跌入深渊无法自拔。

 

END

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碎时光机,挖掘有趣的东西

正经业务定制旅行线路

大雪之后,听说下雪天和复仇更配哦!

欢迎来到新开启的系列专题——“复仇”系列

后续还会出很多系列“纯爱”“虐爱”“耽美”……什么乱七八糟的,总之这就是一个不正经,不专业的解说电影。至于为什么先将“复仇”,剧荒之中无意涉足其中,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下期主题是什么呢?还是昆汀的大家猜猜哦!!!

第一卷:本子画师的萝莉模特

第五章:与老司机学习画OO的日常

“迪娜?!”以最快的速度瞬间叉掉电脑上一切打开的少儿不宜内容,满脸惊讶的宇茉随即又以丝毫不输于方才手速的反应力转过转移面向背后的迪娜。

现在不过才下午两点多,这个时间点距魔都一般初中放学的时间显然还是存在相当一段距离的。

唯恐自己看小黄本(虽然是为了工作)的事情被迪娜发现,先前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这点上的宇茉在陡然意识到这个时间点迪娜不应该出现家里后,便立即转守为攻向其发出了质问:“迪娜你怎么回来了?你现在不应该在学校上课吗?!”

“嗯……,因为学校突然接到上面的临时通知要对教学楼进行加固装修,所以就把我们这些低年级全都赶回来了。”

“临时……”听完迪娜的解释,宇茉顿时由衷感觉现在的学校是多么通人性而“素质化”。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自己的学生时代,就算是把厕所当成教室,那些疯子校领导也绝对不可能放学生们回家的。

这也算是一种时代进步吧。(?)

“哎,现在的学生真幸福啊,比起我们那时候不知道轻松了多少。”端起电脑桌上的一杯咖啡,尽管现在宇茉还没有什么睡意,但出于一向的习惯,宇茉还是稍稍抿了一口。

“有么?我倒是感觉中国这边学习挺辛苦的,才初中每天就有那么多家庭作业。”

其实从小学开始就有了,而且数量不小。

对于这个不知大清国“应试教育”可怕的异国天真萝莉,宇茉选择了微笑漠视。

“不过话说,姐姐刚刚你是在画小【哔——】吗?”

如果这是在动画或者什么小说世界的话,听到这句话宇茉的第一反应估计就是把嘴里的半口咖啡全部“倾吐”出来 但考虑到事后还要自己打扫,宇茉最终还是理性地选择了将其咽下。

“What?!”并非因为什么没听清之类的原因,事实上从宇茉情不自禁彪出一句蹩脚的英语这点来看就足以说明她只是单纯地在表示惊讶而已。

“我是说,姐姐你刚刚是在画小【哔——】吗?”然而迪娜却似乎未能理解宇茉的这种情感,再度一字不差地将方才的问句重述了一遍。

歪果仁都这么开放的嘛?!

“怎么会?我就是很普通地在练习画画而已,那种东西我肯定不会去画的。”

“嗯……”嘴上发出大概是在表示赞同意味的语气,而迪娜的脸上却是堆满了她这个年龄所不应拥有的媚笑和狐疑。

“你这算什么表情啊……”

“姐姐你现在应该是‘失业’了吧?”

“哈?你从哪听说这……”虽然不清楚迪娜是从哪得到的这个消息,但作为“一家之主”的宇茉还是得尽可能维护自己“家中唯一经济来源”的绝对尊严身份。

“我可也是空白老师的忠实读者之一呢,”不知从何处凭空掏出一本《终焉少女》最终完结册的印刷版,迪娜对着宇茉示意了一下这本薄薄的小册子,“老师的作品完结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从印刷版封面上插画师的“茉宇”署名就推断负责这本小说插画工作的人就是宇茉本人的确有些牵强,但如果在仔细观察了“两人”的画风以及习惯的作画内容后,这点推断基本就能得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证实。

况且自己现在没有收入这件事迟早也是要和迪娜说的,继续在这强行隐瞒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好吧,既然你都猜到了,我也就不瞒你了。如你所见,我现在的确没了任何的经济来源,不得已只好去接一点自己从没接触过的R18约稿。刚刚正在尝试去画……一些男性特有的器官。”

明明自己的年纪要比迪娜大出不少,但对于这个异国小女孩都能脱口而出的词汇,思想“封建保守”的宇茉却怎么也无法直接道出那件东西的学名或民间俗称。

“嘛,其实姐姐你也不用这么勉强自己的,迪娜我也是……”

我也是一直在勤工俭学,到处打工挣钱的,姐姐你没收入的这段时间我来养你也是没问题的。

本来迪娜是准备如是向姐姐大人汇报这一席话的,如果宇茉没有打断她的话。

“另外,迪娜你能做一下我的模特么?约稿那边的人还要求我画一个体型和你差不多的小萝莉角色,这种类型的角色我不怎么擅长。当然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也……”

“愿意!愿意!只要是姐姐大人要求的,不管什么迪娜我都一定愿意的!”

看来暂时还是不要告诉姐姐大人其实我也有收入这件事比较好呢。

“啊……”看着迪娜这么亢奋的反应,宇茉必然也猜到了对方的别有用心,但有个实体模特的话自己的学习进度肯定会快不少,因而暂且也只好选择性地忽视了迪娜的这点小心思,“愿意就好。不过……,生殖器官这种东西……还真是不怎么好画啊。”

我特么在跟一个第二性特征还没发育成熟的小屁孩说什么啊?!

完全不经大脑的思考,就这么脱口而出的抱怨了一句。就算迪娜有直接称呼“小【哔——】”的先例在前,自己这个作监护人的也不能这样啊!

和一个欧派都还不明显的小女孩谈论生殖器话题。

这……特么不就是那些猥亵儿童变态最喜欢干的事么?

冷静!冷静!刚刚只是下意识地随口一说,说不定迪娜也没怎么注意,只要自己不主动再去提这个的话……

“小【哔——】这种东西,我可以教姐姐你怎么画哦。”

看样子迪娜注意到了。

不过眼下最让宇茉在意的还是那句“我可以教你怎么画哦”。

WTF?!就算你是法棍也不能这么开放啊!你还只是一个才上初二的小萝莉啊!

“R18这种东西我也是经常看的,算是‘耳濡目染’吧?”若无其事地对宇茉说着相当不得了的话语,迪娜丢开背上的书本,以俨然一副小孩子的天真模样蹦跳着电脑这边走来。

到底是自己的思想太过大清了,还是歪果仁的思想太过开放了?

对宇茉来说,就现在这种自己和迪娜两人的情况来看,大概是两者都有吧。

“这么早就‘染’上这些东西可一点都不好啊。”如果换做平时,再把“耳濡目染”换成其他的一些四字成语,宇茉现在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夸奖身为一个歪果仁的迪娜又掌握了一个汉语中最难部分的成语。但现在这种场景,宇茉实在很难抽出闲心来关注这个微不足道的一点。

“早点给儿童普及这方面的知识难道不好吗?我一直觉得姐姐你们这边关于‘性’的教育缺失得实在太严重了。”

“那也不能用本子这种东西来普及啊……”

“谁叫你们这边没有正规的教科书啊。上面的人不设置的正规教育课程,难道还不让下面的人自学嘛?”

“可是你这自学的……,学画这种东西真的有必要嘛?”看向SAI画框中经由迪娜之手而被绘制得“惟妙惟肖”的某件玩意,除了一股难言的无地自容感外,宇茉心中竟还稍稍产生了几分钦佩之感。

这也算是“自学成才”的一种吧?

毕竟自己学了这么久的画画,到现在也不会画这种玩意啊。

“这里要这样圈过来才能显得真实美观一点……”

这玩意还讲究“美观”的?!

“一般来讲为了追求真实感,需要在这部分画几条线增加一点层次感。不过考虑到姐姐乃的画风比较偏萌系,这部分最好还是简化一点比较好。另外……”

感觉,自己大概,是个假的插画师吧?

面对迪娜附在自己身边孜孜不倦的教诲,此刻宇茉的心中便只剩下如是的唯一一个念头。

但对于此刻的迪娜而言,除了能向宇茉传授自己在这方面“科技树有些点歪了”的独到见解,更关键的还是如今自己可以尽情以肌肤相亲(尽管实际上隔了两层衣物)的姿态紧紧贴在姐姐大人完美的身躯,大肆享用姐姐大人沁人的体香而丝毫不用担心被责骂推开的风险。

因为现在的自己可是有着充分的理由在为姐姐大人上课啊!

果然和bra、胖次这些贴身内衣比起来,还是通过直接接触姐姐大人的身体获取的芳香更为浓郁且醉人。

犹如一只吸食猫薄荷的猫咪一样贪婪地享受着这份来之不易的机会。

但就像毒品会逐渐腐蚀人的心智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渐趋沉迷于姐姐大人温柔怀抱中的迪娜也随之渐渐卸掉了自己用于隐藏自己真实目的的伪装。

“姐姐大人的……欧派。”

好不容易才暂时抛弃心中的羞耻心去认真观察迪娜所画东西的宇茉在经“老师”一冷不丁的耍流氓行为后,其精神中本就脆弱不堪的支柱顿时便在自我欧派处一阵强烈的刺激下彻底崩塌了下去。

“咿呀!!!”

伴着全身一阵带着鲜明剧烈痛感的抽搐,迪娜老师短暂的人体器官绘画教学似乎也随之结束了。

第六章:与模特摆姿势拍片的日常

“这……这样行么?”

稍显凌乱的床褥,水手学生制服半脱半着,左手轻掩上双唇,右手紧抓脑侧的枕头,深蓝色的短裙掀至腰腹,右腿高高抬起搭在床缘,左腿无力耷拉在床下。

就像是在向宇茉表达自己方才的歉意一样,披散着一头秀长金发的迪娜以一副包含娇羞而又略显畏惧的模样蜷缩在床褥边缘,丝毫没有半点要伸手去遮掩自己完美暴露在空气中纯白胖次的意思。

“嗯……”如一位在检查自己作品的艺术家一般,手拿数位板的宇茉驻足在貌似毫无防备的迪娜两腿之间,扭头来回端详着身下这一“弱气”女孩身上的每一处细节。

“把左脚的鞋子也脱了吧。”

“诶?”

“一般来说……裸足的话会更性感吧?”

“性感什么的……,我可是未成年人啊,姐姐大人你这样是在犯罪啊……”嘴上嘟囔着吐槽一句,迪娜徐徐坐起身,开始着手脱下自己左脚上已然解开一般的白色中靴,“黑丝也要脱掉么?”

“嗯……,脱一半吧,褪到小腿的位置这样。”

“呃……,姐姐大人还真是……”依言将左腿的黑丝褪到腿肚子附近,迪娜两手搭在身后的床褥上,向宇茉伸出左腿以让对方确认自己是否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虽然我觉得小孩子的话用白丝会更好一点,不过既然设定上是一个成熟的合法萝莉,果然还是黑丝更符合一点人设吧?”

“合法萝莉吗?这种只存在于宅男幻想中的东西……。不过话说姐姐大人你哪找来的这些衣服啊?平时明明都没看你穿过。”

“这些?这些一般我只会在工作的时候穿,拿来作实物参考什么的。不过你穿着好像有点太大了。”

“毕竟我和姐姐差了十岁的年龄嘛。”

“先就这样将就一下吧,以后再抽空出去给迪娜你买几件合身的。”

“买来作模特服装用?”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也可以穿出去,反正……我出门的时候是不会穿这种衣服的。”

“其实姐姐大人你基本上也不怎么出门吧……”

真是个尽瞎说大实话的烦人小孩。

“好了好了别浪费时间了,迪娜你继续按刚刚的姿势躺床上,我再看看效果。”

“姐姐大人还真是性急啊……”应宇茉的要求重新躺回床上,穿着虽然只是比方才稍稍脱掉了一点腿部的衣物,但是迪娜所显现出的色气度却好像要高了不少。

半透明的黑丝圈拢着勒在迪娜稚嫩而又富有肉感的腿肚子上,粉嫩的肉色与成熟的黑色相交织,稚气与性感混搭……

大概这也能算是一种“宅男杀手”的打扮吧?

对于广大的萝莉控们来说。

不过身为宅女而同时又对萝莉没什么兴趣的宇茉对此却仍旧是一脸冷漠的表情。

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R18作品的话,有个男性存在会更好一点吧?再说我本来也就是要画男女共处同一画面的R18CG。”静观迪娜富有诱惑意味的姿势许久,宇茉自说自话似的给出了一个如是的评论。

“可是姐姐你也不太可能现在找个男性来做模特吧?”

“啊,况且真找来也不太安全。”

“哈哈,也是呢。只有我们两个女孩子,要是……”

“那就我自己来代替一下吧。”

“诶?!”

顺手打个响指,宇茉旋即转身从电脑桌的抽屉中拿出一台照相机。

开启相机的录像模式,拿过三脚架将之架在迪娜面前,再调整好相机的镜头。

准备工作一切就绪,剩下的就是扮演“男性角色”的宇茉上去开始进行临床“演戏”。

“等等姐姐,我怎么感觉这有种在拍……”慌忙着坐起身,满脸不安的迪娜还未来及表明她的想法,宇茉便上前一把将其重新按回了床上。

“保持刚刚的姿势别乱动。”虽然自己只是个几乎从不锻炼的宅女,但在个人力气上,宇茉还是能轻松制服身下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岁之多的小女孩的,“另外我果然还是觉得迪娜你穿得太多了,得再脱掉一点。”

“诶?!还要脱吗?”

这种事情不需要经过对方的同意,毕竟自己可是身兼“导演”和“一家之主”的双重身份。

更何况现在这种情况,即便宇茉态度强硬一点采取强脱的措施,迪娜也丝毫没有应付的办法。

虽说这样好像就有种QJ的感觉了。

上衣褪至足已露出bra的位置,下半身直接以真空状态呈现,尽可能让迪娜最大程度地展现出一种能勾引起广大宅男萝莉控之魂的凌乱姿态。

话说,宇茉本还以为自己这么做绝对不会遭到迪娜的抵触,甚至还可能遇到对方倒贴顺应的情况——毕竟这家伙怎么说也是个经常会把自己内裤套在头上的“痴汉变态”啊。

但是现在看来,迪娜对自己把手搭在她欧派和裸露腰背上的行为似乎不是很……性奋,反倒表现出一种出乎宇茉意料的……屈辱感。

嘛,取材的话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瞥视迪娜眼角闪动的几点荧光,宇茉隐约觉得自己做的似乎的确有点过头了。

先前迪娜偷拿自己内衣的事情,估计也只是出于小孩子的淘气吧。

光凭这一点就断定人家是痴迷自己的百合萝莉,未免有点太自恋了些。

“差不多可以了。”心里满是后悔和抱歉,但鉴于当前场合和两人各自心中情感的关系,宇茉只是缓缓放开了迪娜,“迪娜你去把你自己的衣服换上吧,我要开始‘工作’了。”

“诶?结束了嘛?”瞬间收敛起脸上方才的委屈面容,迪娜顷刻间又回归至平常的天真状态,带着满满意犹未尽的神态起身向宇茉说道,“嗯……,难得我好不容易才酝酿出一副委屈的情感配合姐姐大人,怎么这么快结束了……”

看来事实并不是自己自恋啊,只是自己稍微有点——

缺乏发现“美”的眼睛。

“啊,我就是在录像里找一张差不多的图片来做模板就行,所以也用不着拍多久。”事到如今,宇茉也只好随口撒了一个半真半假的谎言好让自己有台阶下。

“那……我就先回自己的房间了?”

“随便去哪都行,只要别来打扰我就好。”

“嗯,那姐姐大人你加油吧。”

很偶尔的情况下,迪娜也会表现出难得一见的听话一面。

大概是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让她在精神和生理上得到了双重的满足吧。

反正从她根本就没有要整理自己妆容意思就一蹦一跳欢快跑出去的姿势来看,多半是这样的。

“啊……,心情,还真是有点复杂啊。”低头举起左手如一个动漫里中二少年一样蜷缩了几下自己的五指,宇茉默默在心中回味起方才自己用这只“快捷键启动机”轻捏迪娜欧派时的感受。

这个好像还是自己第一次触摸除自已以外人的欧派吧,毕竟现实中女孩子们还是很少会像二次元世界里那样互相“揉球”以示友好的。

不过话说回来,刚刚那种感觉——

迪娜是真平啊,一种比自己不知道差了多少的“贫瘠”感。

欧美人的欧派不应该比亚洲人要“雄伟”许多吗?就算她只是个还未发育成熟的小女孩,这种如果不是有体温和肌肤柔软感存在几乎能被人当成搓衣板一样的欧派也是非常不正常的啊!

看样子得给这个“营养不良”的小家伙买点补品了。

胡思乱想几分钟,眼看时间已经不早,宇茉便随手从相机的录像中节选了几张图片作为模板,坐回电脑前继续自己的工作。

调出桌面上最小化的SAI软件,率先进入宇茉眼帘的,便是那副由迪娜所画而格外“有形”的男性小【哔——】。

“这种相似度……,她该不会是见过实物了吧?”

之前因为迪娜的在场而未能仔细观察,如今宇茉自己一人独处端详一番后,心中不由又产生了一股强烈的难言情感。

歪果仁果然还是很开放的啊。

调出相机里节选的模板图片,如同之前学习画小【哔——】一样,宇茉将之拖拽至SAI画框边上,开始以其为原型进行最基本的构图工作。

小萝莉……,会喜欢这种属性女生的家伙都是一群精虫上脑的变态吧?对未成年人抱有那种不纯洁的想法。

现实中怎么可能存在合法萝莉啊?!

看着照片上那副一脸委屈模样的迪娜和只能看见背影的自己,宇茉异想天开的脑洞随即又开始胡乱构想出一个猥琐成年大叔猥亵QJ未成年小萝莉的场景。

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不过话说这个角度,是看不到小【哔——】的吧?

嗯……

嘛,反正以后迟早还是要画那个东西的,毕竟自己是“本子画师”嘛。

虽说不是自己自愿的。

上一篇:学生野战, 【疫情当前,家庭教育在家怎么开展】

下一篇:美女互摸, 我是主播|园丁化身主播的日子,听听这所学校的“四大美女主播”如

赞 0
分享
猜你喜欢

账号登录,或者注册个账号?